六年考博路,只为做您的学生

沪法网2020-05-22 16:56:58

六年考博路,只为做您的学生

——我与江平教授的师生缘

 作者:陈 波


7年前,我是贵州省贵阳市委政法委的一名工作人员,有十年基层派出所、巡警队、县公安局、县委、市委政法委的工作经历,中间还获得了贵州大学民商法硕士学位。并在2004年很顺利的“竞争上岗”市委政法委维稳处副处长。彼时的我:衣食无忧、父母安好、工作稳定、人际顺畅;然而,正是这样,我却不安分起来,我分明感觉我上了一条很不情愿的轨道,这条道是没有回转的余地的,这条道不是属于自己的,你将不分份内份外用你的时间、精力、爱好、智慧、身体投入其中,直到有一天有人通知你“到点了”。你一定会很惶恐,你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在一条并不适合的路上行走!我应该过更好的人生,这个更好,应该是不违背自己的内心和社会环境的需要的!

于是,在原市委政法委老领导调任上级部门任职后,我在2005年选择了到基层做扶贫工作,我希望自己安静下来,在原本就熟悉的农村平复自己的心灵。我在贵阳市西路的一家电脑市场买了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(当时,新笔记本电脑很贵,要一、二万),购买了一大堆书,包括《英汉词典》、《新华文摘》以及江平、王利明、赵万一、李开国、张玉敏、王卫国、李永军等一些民商法名家的学术著作。我的办公室是在修文县六桶乡的乡中学宿舍,每周到村里扶贫点两次左右,其他时间属于自己。慢慢的,我在已经十余年杯盏交错、案牍劳神的状态中缓过劲来,又回到了高考的求学岁月,沉浸在法学家的思维里、法学家的性格里、法学家的气息里。


我读到了江平教授在《〈江平文选〉自序》中这样的文字:“上苍总算是‘公平’的。1957年以后,给了我整整22年的逆境,又给了我整整22年的顺境。逆境给了我磨难和考验,使我更能以平常心看待一切,我喜爱的一句格言就是:‘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’,国家民族如此,个人也如此。逆境也给了我沉思与回顾,使我更能以正常心看待一切,已经没有什么可迷信的了,我喜爱的另一句格言就是:‘只向真理低头’”。这是何等的气魄和豪情!我明显的感到了自己的兴奋。

接下来,江平教授对于“私权和公权”、“党权”、“维稳思维”、“律师的地位和作用”、“政改”等论述,不就是我这样一个跌跌撞撞、无背景资源的小公务员所困惑的问题吗?我希望接近江平老师,我希望走进这位大师,我下了决心,我要以自己的全力做江平的学生。读江平老师的博士,实践江平老师的学术理想,这是就我生命的价值所在,这就是我一直追求的人生境界!


一考博士,临时改了学校和导师。


决心定下来后,我把扶贫工作做好的同时;有了新的目标和动力。在2005年至06年间,购置了大量江平老师的书籍,在网上下载了很多江平老师的文章。一本一本的读,一页一页的看,读累了就在笔记本电脑上打字抄文章。因为英语已经耽误很久,我就从背单词着手,《小小英汉词典》被我背了无数遍,以致前后买了五本词典,都翻得污垢、破烂。因为,我背词典的时间很多是在坐长途班车的路上、去扶贫点的田间、在乡里开会的会场。


2006年初,博士考试开始报名了,我突然觉得一点底气都没有。“行吗?你怎么可以考中国法学泰斗的博士?就凭你看过几本书?读江平的博士了就这样容易?”我完全迷失了,因为对我来说江平教授是一个在神位上的大师,我除了书本,对老师一无所知!我放弃了,临时填报了西南某地高校的一位商法学博士导师。虽然,我请假到该高校租房复习,但是用力明显是不够的。果然,考博分数下来,过关,但是没有录取。


二考博士,辞去公职,又改了导师


第一次考博后,我在想:要读江平老师的博士,一定要下狠劲,非全力以赴不可!于是,我在2006年初扶贫结束回单位后,向新任的主要领导提出辞职,大家都觉得莫名其妙。有人说,是不是在感情方面受到了打击!有人劝我,你的三十出头,是机关唯一的硕士,又有基层经验还做过领导秘书,仕途不会差的,千万不要冲动!看来,机关暂时不会批准的。我又申请扶贫一年!得到了领导同意,领导还说我有理想!


在2006年的全市扶贫表彰会上,我是全市的优秀个人,代表全市扶贫队员发言,获得了市县两级表彰,修文县的电视台连续几个月播放我的“先进事迹”。我却暗地大笑,“不和你们玩了,我要离开了!


在经过多次联络之后,我成功应聘了北京尚公律师事务所办公室主任。终于,在20067月,贵阳市委政法委的书记办公会通过了我的辞职报告,我正式成为了体制外的人。


在北京尚公律师事务所期间,我通过网络在北京万寿路附近找到了一间和一位老太太合租的住房;工作很忙,应酬很多。我还是没有放弃读江平老师博士的准备,每天晚上都要看书。每周,争取去国图或者中国政法大学看书。但是,遗憾的是,身边没有人引荐认识江平教授,我也在此间,一直没有见到江平老师真人。


2007年元月,一年一度的博士报名又到了,我报了中国政法大学;但是,我不敢报江平老师的博士,因为我看到很多“高手”在报江平老师的博士。这些“高手”,本身就是我一直仰慕和尊敬的学长,好多已经著作等身。我临时改了另外一位导师,据说他的分数要低一些。


刚到北京,换了一个非常陌生的环境,一直都在气候和饮食方面困扰,远离自己的亲人特别是日益在老去的父母,我的心应该没有静下来。果然,博士考试没有考出理想的成绩!


三考博士,见到了江平老师,正式填报了江平的博士


2006年至2007年,对我来说是一个发生人生大转折的年度,我从一名机关“领导”变成了一名体制外的的人,在陌生的北京城,每天乘坐地铁一号线,手提公文包、西装革履,听着一号线地铁播音员用中英文播放地铁站名。我会时常想起:我的基层警察岁月、我扶贫的贫穷山村、我们小机关的那些人、那些事......


20075月,听说中国政法大学要在研究生院举行“学术新人大赛”,该大赛是由江平老师发起,并提供“江平法学基金”捐助。届时,江平老师将亲临现场为获奖同学颁奖。我背了一个双肩背包,穿上很休闲的运动服,早早的到了位于学院路的大礼堂。(在江平老师的书中,曾经谈到这个地方是他被确定为“右派”,他最伤心的地方。)

“学术新人大赛”气氛很热烈,江平老师器宇轩昂,发言中气十足,果然是大师风范!参会同学、老师和嘉宾对江平教授的尊重和敬爱,溢于言表!

晚上,十余点钟,大赛结束了,同学们都散去,江平老师没有人陪同,一个人走出礼堂外。我赶紧走上去,向江平老师请教问题。老师说:“我先上卫生间!”过了十余分钟,老师出来了,我迎上去,老师笑呵呵的说“你还在啊?怎样,我们边走边谈!”江平老师回答我“关于宪法和宪政区别”的问题:“宪法和宪政不是一回事,宪政是一种维护宪法绝对权威的状态,是法治的根本,没有宪政就没有法治!”。接着,江平老师问我“家住哪里?”,我说“万寿路!,“我们同路!”。江平老师就站在蓟门桥的三环边上,拦了一个出租车,坐在前排,对我说“上车!”。我诚惶诚恐,赶紧上车。这可是77岁的老人啊!这就是我们的大师?


一路上,江平老师对我基层的经历很有兴趣,问我很多问题,我都一一作答。对于这段初识江平老师的经历,我回来后夜不成寐,成一篇半文半白文《京城遇江平师》其中叹道:“回寓所,对师感慨之:其一,关注现实。江平师娓娓道来,求问题根本而留意社会现实,求全局规律而关注民商症结。今日一见,师知我来自基层,或问“基层腐败何如?”或评“公权侵犯私权”,无不在大气中直面现实;其二,学者品德。前知师22年的坎坷逆境,知师设立助学基金,知师对人才的公平接纳。余乃一无名小卒,得受师邀与同车之待遇,欣喜不已。言谈中师品德魅力沁人心脾。窃念法学界有学问德行一流导师如江平师者,中国之幸矣!


当然,2008年的考博,命运并不因为我认识了江平老师,就会青睐于我。不过,这一次考博,我总算正式填报了中国政法大学江平教授的商法学博士,认真地接受了江平老师的面试。但是,由于竞争过于激烈,我还是没有被录取!


四考、五考博士,收获和挫折并存,我离江平的博士还有多远?


2008年考博失利后,我反而坚定了“一定要做江平老师弟子”的决心。在北京成家后,在夫人及其父母的大力支持下,又辞去尚公律师事务所不错的行政管理工作,继续考博。之所以,还是要坚持考江平老师博士:一是老师丰富的人生阅历、人世理解和学术品格,是我无法抗拒的魅力,我需要老师对我的指引。特别是,我有一位在60年代和江平老师一样深受“文革”迫害的爷爷,我认定了冥冥之中和老师的缘分;二是在我2009年、2010年,最困难的复习期间,江平老师和夫人崔师母一直在精神上鼓励我,江平老师针对我对新的研究动态不熟悉的特点,建议我多到政法大学旁听研究生课程,把握学术动态,训练专业思维。还破例让我参与他的博士研究生指导课,使我在发现自己的无知的同时,信心也在慢慢增长!

2009年、2010年,每到11月的时候,北京的暖气开始供暖了,每到3月的时候,北京的暖气开始停供了,我的考博生活已经忽略了很多人生的细节,我只是记得暖气开始供暖了,暖气开始停供了。我的大量的记忆都是停留在复习考博的宁盛轩茶馆、玉渊潭公园、国家图书馆、政法大学自习室、政法大学博士老乡的宿舍。一晃,我们的儿子夫夫已经三岁了!但是,我的“做江平老师博士梦”还是没有圆满。


江平老师一次对我说,“平时你的表达不错啊,怎么面试时候很紧张啊!?”我无言以对,我知道我确实很紧张,我太在乎了!


如果,我考不上江平老师的博士,是否意味做我人生的一次大的失败,我输得起不?我还可以做江平老师的博士吗?


六考博士,圆了心愿,我成为了江平老师的博士弟子!


2011年的考博,是我第六次考博!考试前,我去拜访江平老师,老师对我说:“考博也是考试,和实际水平不是一致的,我不参与博士考题出题,考题也是随机抽取出题组的,我也不参与改卷。你不一定非要读博士!这一次如果你的分数达不到,建议就放弃了。你是我这些年见到的最有韧性的考生,你可以做我的门外博士弟子,我还是可以指导你的。你有问题,随时来我这里,我都可以随时指导你!


实际上,我也不是钢铁做的,我也不是一个偏执狂,六年下来,我已经收获了很多!得到的远远大于失去的,凭借自己的基础,在北京做一名优秀的律师养家糊口是没有问题的。我也知道,老师已经认可了我这位门外的博士,我还有何求呢?

轻车熟路的笔试考试,接下来是江平老师和李永军老师、巫昌祯老师面试提问,我感觉回答得不太满意,不过已经无所谓了!回到我居住在政法大学地下室的招待所,我预感我的这第六次考博又没戏了,我在房间里面大哭一场,一天没有吃东西,睡了一晚。


第二天,我回到了家里,回到了几个朋友邀我入伙的律师事务所,毕竟生活还有很多事情,努力了就行,江平老师的书还要看,江平老师的思想还要研究!


4月的一天,我在新开办的京悦律师事务所办公室忙于装修事务,灰头土脸中,收到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招生办的短信:“亲爱的陈波同学,很高兴的通知您:您被我校民商经济法学院录取为2011年级民商法博士,导师江平教授,请在下列时间办理户口迁移手续。”现在,已经没有语言能够表达我的喜悦,我只是明白:我实现了、我圆了做江平老师学生的梦!


在上次老师80生日的寿宴上,老师的博士、硕士弟子簇拥着老师,我们一起大声喊:“如果有来生,我们还做您的学生!”我们一个个泪流满面。

是的,我们尊重江平老师,不是仅仅江平老师属于我们做学生的,同时也是因为江平属于这个时代!江平老师不仅仅是一位民商法学家,也不仅仅是一位法学家,也不仅仅是中国法学界的“良心”,他是这个时代的呐喊者、实践者、宣讲者,他看得深、看得透,他敢参与、敢担责,岁月和时间一定会越来越证明这一点!


Copyright © 北京英语四六级培训联盟@2017